Pro教学:Parker Talbot解析一手决赛桌河底诈唬

这手牌来自888poker$10,0000 买入周日深筹赛的决赛桌。当时打到三人桌,我是chip leader,我在按钮位用AJ加注,大盲玩家做了个很小的3bet。这个家伙打法比较弱虽然不是很差,也不是很好。我决定...

日期: 2019-05-08 06:44

  这手牌来自888poker$10,0000 买入周日深筹赛的决赛桌。当时打到三人桌,我是chip leader,我在按钮位用A♥J♦加注,大盲玩家做了个很小的3bet。这个家伙打法比较弱——虽然不是很差,也不是很好。我决定仅仅跟注这个小的3bet,尽管现在回头来看,我更愿意4bet出去,和对手打光40多个BB,特别是考虑的ICM(筹码独立模型)带来的压力,因为另外一个对手的筹码更加短。这是个非常适合给对手来施加压力的场合,因为即使他跟注,我也是有一点赢率的,哪怕他赢了,我仍旧有充足的筹码可以玩下去。

  但是我仅仅跟注了这个3bet,翻牌发出是4♥K♦8♥,对我来说很一般(后门同花加后门顺子),对手做了个1/3底池的持续,我跟注,转牌是张Q♦。对手再次,这次下了半个底池不到。这里弃牌对我来说没啥问题,但是我决定跟注缠打。牌面两个抽花以及所有的组合听牌,我都有阻隔张,不过我只有两个干净的outs能击中坚果,如果河底来张Ace,那么我就处于边缘地带了。

  我在转牌圈跟注了,所以这手牌到目前为止,我已经犯了好几个错误了,没关系,人嘛,偶尔犯错也是难免的。河牌来了张9♣,这意味着我最终的牌力只有高牌Ace。底池里有差不多50万,对手过牌,他还有40万。

  对手的这个过牌看起来很奇怪。他的范围应该是两级化的。他这里不会有很多强牌。他的牌可能是KJ,KT,AK,AA。如果他是两对那么可能是KQ,同花K9,同花Q8,也许是9♦8♦,如果他选择连开两的话。

  但是这些牌都会想要全押。如果是弱两对也许过牌跟注也是可能的,但是我觉得大多数玩家,都会全押,或者至少会。

  同时,我的牌几乎没有摊牌价值,并且阻隔了两个同花听牌。这里想要去诈唬没有击中的同花听牌看起来不太合适,但是最终我还是决定这么做。实话说这时的情况,我还不是很清楚,但是在转牌圈跟注我显示了一个很强的范围(我还阻隔了坚果),我觉得他顶多就是个顶对,或者弱两对。

  加上前面我所说的ICM的压力,我全押了,对手迅速的用K♠4♦跟注。看到他亮牌后,我意识到对手竟然用杂花K4做3bet,然后采用的加注尺码也不太好,我其实应该在翻牌前全押的。但是,结果我却在河底全押。

  从对手的角度看这手牌,如果他用K4来3bet,然后连开两条街的话,那么河底是要经常的。我的手上不太会有JT,除了J♥T♥或者J♦T♦,而且对手阻隔了很多两对,比如KQ和K8。所以我会用很多比他小的对子抓他,因此对手河底还是应该的。不过由于我这手牌里的发挥失常,两个人错进错出,反而让对方筹码翻倍了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上一篇:188 下一篇:搜狗搜索
返回顶部